鸮形目(Strigiformes)。
毫無要素的glam/grunge小鬼。
 
 

用三天時間不幸沉迷NIN沼,一個讓我在最短的時間里發情最多次的團。絕望。
原以為他們是戰車那樣散發猛男氣味的畜團,結果居然這麼妖媚又過激又黑暗。媽的。精神內核可能和同時代那幫grunge差不多,但比Seattle那幫頹廢小鬼更加危險。物理上的。
他深入骨髓的迷人。
※我哭著發情。

個人大概最喜歡The Downward Spiral+Hurt。

 
22 Sep 2017

ES-SST:神奇動物名鑒(中)

ES-07.

ES-09-A.

Mecery.

「Aeolus」


He is the painkiller.

This is the painkiller.

Wings of steel painkiller.

Deadly wheels painkiller.

因為內含敏感詞老是發不出來的kinky止痛片。


語言學(Linguistics)/修辭學(Rhetorics)。
形態是雨燕。長有羽毛尖利得像鐵片的鐮刀形長翅。胸腹和翅膀下有幾點明顯的紅色斑點,木星風暴一樣。
空中機動性高,WARP體質,擅長超速滑行。但起飛需要急降,每次落地都難以重...

 
04 Sep 2017

ES-SST:神奇生物名鑒(上)

ES-02.

Rosewald.

「Nestor」


歷史(History)/文獻學(Philology)/哲學(Philosophy)。

形態是鹿。雄鹿,斑比的爸爸那樣,只不過體型沒有那麼漂亮。整體是褐色的,除了頸部往上泛著太妃糖色的金光。巨大的角摸上去手感可能像二氧化硅陶瓷,但本質上又並非二氧化硅。在接觸到陽光(準確點說是紫外線)的時候會窸窸窣窣地開出紅糖色的花來。五個瓣的。

人形保留著角和高大的身材。長髮,前髪蓬亂,與後輩一樣天生有著深重發紫的黑眼圈。相比其他人常服要更現代點,品味最差的時候穿過宅t,上面印著巨大的“だが斷る”。走出門去不會被人懷疑的宅男。...

 
04 Sep 2017

献给E的五瓣玫瑰:雷霆的话

  于是让我们回到开始。
  暮春的黄昏里,天色是动荡不安的,堆积的行人的身影也是动荡不安的(况且大部分在走向与她相反的方向)。狂躁。逆流而上的C想到这个字眼,在她从两个带着复印纸的味道的男人间穿过的时候。橘红色的雾一样的狂躁,只在日落的时候弥漫在城市的空气里,让每个人动荡不安,只因为酸或热。E嗅到了这种狂躁的味道,所以在C说了现在要出门的时候,他把荔枝罐头里的半透明果肉咬在嘴里,口齿不清地说:
  “一定要现在吗?”
  “当然只能是现在。”
  “去哪里?”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  含着另一块荔枝的C穿着外套口齿不清地应道。
  “这个天气你穿这身我觉得挺热的。”
  “没关系,反正没有多久。”
  “没有...

27 Aug 2017

MG29-40

MG-29.
Periwinkle.

高一學生,不太普通。家裡是開樂器行的有錢人,想玩樂器的滾青一般免不了和她打照面。Estelle(MG-28)的電吉他就是她家(四折)出的。富婆啊。
哥特系少女,通常是哥特金屬。總是穿著一身黑出門,把頭髮梳得一絲不苟。然而因為她是藍黑色弱,有時穿的是深藍色的。她的朋友會假裝沒看見。
長得可愛但性格乖僻。挑剔又喜歡胡鬧,嘴上尤其不饒人。總是生硬無情,轉瞬間又脆弱無力。
(“嗯——哼,我不否認,金屬核的確是‘嘟嘟嘟比比比嘟嘟比比’。”)
某死金少女的好友人兼保護對象。和她在一場意外里認識了核狗。稱他為“大腦真實缺根筋的人”。
沒什麼用的設定:曾經是童子軍,野外生存能力很強。...

 
27 Aug 2017

MG15-28

MG-15.
Reverie Fraser.

 
獨立城超導物理系大學三年級學生。外地人,在學校附近租公寓,然後把里面搞得一團糟。不喜歡整理屋子。
房間收拾得很整齊反而會更容易弄丟自己的東西。忍痛叫過一次家政,然後再也沒找到自己收藏的毛衣鏈。
老把雜物藏在床板下面。然後大噴檸檬味空氣清新劑。
空調製冷開很大,一點熱氣都受不了。一到夏天就會用各種方式翹課。
對那個核系甘黨很感興趣,但找不到機會跟他搭話。哇,總不能上去就跟他說Megadeth很好聽?作為一個拒絕大老粗音樂的人她可說不出這種話來。有這個時間還不如聽聽北極奏鳴曲。
比想象中好相處。
和Noel(MG-23)關係很不錯,會跟她一起逛街再打牌...

 
27 Aug 2017

MG01-14

(※Sendepencity Calling.)

MG-01
Griffiths.

陰濕宅宅,有一個半圓形的房間,和很小的窗戶(用報紙粘起來外面罩著鐵絲網和一層常青藤和一條安全警示線)。
愛好是收集珠寶和自動人偶,陶瓷工藝品,龍喜歡發光的東西,他也是。經常被用來發表各種對於奢侈品審美的意見。
對名牌太過理解了,導致説話有種糟糕的緋聞女孩風味。他只是單純地喜歡Van Cleef & Arpels的四葉草和Piaget的雞尾酒而已。——雖然爛大街了。Pomellato的一大顆月光石也不錯。作爲Pomellato的愛好者,他雙手戴著至少七個他們的M'ama non M'ama。
Anna Hu?不覺得顔...

 
12 Aug 2017

[TH]Flower/I will see you in the...

-Flower

  跟古明地小石住一起的话我早该习惯他的各类古怪行径了。比如在我白天工作晚上休息的同时他是昼伏夜出的,每次等到我回来才能看见他离开我的唯一一张床。我们之间最活跃的互动通常只出现在太阳落山的时候,只有这时我们都是醒着的,我们可以出去吃个晚饭,喝点酒,说点悉悉索索的无关话题,——从我下班,到我睡觉。之后他可能出门找些夜间开门的小店混点,或者坐在桌前面赶他的稿。我那间宿舍只有一张床,所以只有像这样错开时间我们才能完美地把一张床拆成两张用。每次晚上头触到枕头时,那股隐隐约约的野月季、烧酒混着木头桌板的味道(来自这家伙的头发里)总让半梦半醒的我感到一种不安,好像被推进核磁共振机,被他那只...

06 Aug 2017

找手感合集
谢莉→猫→红王→暮,后面是画着玩的

 
29 Jul 2017

我说过20号凌晨我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,我记得那个地下影院里巨大的屏幕闪着深红色的光。座位是5排17座,我迟到了二十分钟,找了好半天,越过了若干人的腿,所以记得格外清楚。模糊的发红发暗的画面下重复着Black Hole Sun,而我感觉自己即将死去,因为血和铁的味道格外浓重。明明是充满恐惧的情景,但听着他的声音我至少能找到一点勇气,去面对死或者其他东西……
为什么是5排17座,我今天才回想起来这显而易见的……well。
我以为这是他生日的一个神秘暗示,没想到还有后续剧情。那天晚上在黑洞太阳的下面留了言,“虽然是一个不太愉快的梦”……结果第二天醒来时我看到回复。“他的好朋友”不在了,吓清醒的第一反应是...

22 Jul 2017
1 2 3 4
© Lifelover#23 | Powered by LOFTER